发新帖

1331.com

2020-12-03 19:23:19 267

1331.com  这一次考验发生在“元祐”和“绍圣”两个年号交接的年份。年号更换的背后不仅是执政者的轮换,而且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政治方针的调转。驾驶舱的罗盘轻巧地调个方向,整个船体就要发生剧烈的震荡。

1331.com

1331.com四位歌女流转人间,晏几道明知不能与她们聚合,仍然一往情深、苦苦相恋。他从未表现过拥有之后的满足,因为他从未拥有。过往的温馨美好和现实的苦闷相思,就像两面相对而立的镜子,永不停止地互相映射,直到狭小的空间里叠起无尽的幻影。就像那首为小蘋而作的《临江仙》:梦后楼台高锁,酒醒帘幕低垂。去年春恨却来时。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。

记得小蘋初见,两重心字罗衣。琵琶弦上说相思。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。

在小晏260首词作中,有52首 、59句带有“梦”字,他在《小山词自序》中说:“篇中所记悲欢离合之事,如幻如电,如昨梦前尘,但能掩卷怃然,感光阴之易逝,叹境缘之无实也。”寻梦寻得久了,他或许已渐渐混淆了梦境和现实。像东坡这样的倜傥学士,我们可以想象,他到处都会有女人缘 。但东坡与女人的相处,不是“闲拈针线伴伊坐”,那是柳永的专属;也不是“夜雨一帘幽梦,春风十里柔情”,那是秦观的幽情。东坡常写的句子是:

“美人怜我老,玉手簪黄菊。”“强染霜髭扶翠袖,莫道狂夫不解狂,狂夫老更狂。”

美人在这里是一种点缀,而不是主角,但也不可或缺 。就像剑穗之于宝剑,虽无益于杀伐,却可为勇士增添风流。不过的确有三个女人先后是东坡生命中的主角:原配王弗,继配王闰之,侍妾王朝云。朝云自幼生活在歌舞班中,东坡第一次任职杭州时把她收为侍女,在黄州纳为妾。在东坡的几个女人中,朝云最知心达意 。一次,苏东坡退朝回家,饭后在庭院中散步,突然指着自己的腹部问身边的侍妾:“你们有谁知道我这里面有些什么?”一侍女答道:“您腹中都是文章。”苏东坡不以为然 。另一侍女说:“满腹都是见识。”苏东坡也摇摇头,到了王朝云,她微笑道:“大学士一肚皮的不合时宜。”苏东坡闻言,捧腹大笑,赞道:“知我者,唯有朝云也 。”

1331.com《自题金山画像》是东坡遇赦北归后作,而在南渡之前他还没有身如不系舟的洒脱。当时的他,只觉“某垂老投荒,无复生还之望。春与长子迈诀,已处置后世矣 。今到海南,首当作棺,次便做墓。仍留手疏与诸子,死即葬于海外,生不契棺,死不扶柩,此亦东坡之家风也”。“生不契棺,死不扶柩”的旷达,遮不住他视渡海若赴死的悲戚。功业二字,是万万不想的。他把平生功业统统归入黄州惠州儋州,或许只是风雨过后对苦难经历的有意美化和自嘲。

最新回复 (2)
2020-12-03 18:51
引用1
  从此以后,苏东坡的生命中没有再出现与他亲密的女人,直到老死。当后人怀念朝云时,会想起惠州西湖六如亭的亭柱上,出自东坡之手的那副楹联:
2020-12-03 17:30
引用2
  秦观乃“古之伤心人”,写的词都像在泪水中浸泡过一样,揪心的愁恨从心底源源不断地流出,“便做春江多少泪,流不尽,许多愁”。东坡或许受其感染,这阕《虞美人》也凄恻婉转得令人心碎。
2020-12-03 16:49
引用3
  苏轼每次求雨都很灵验,因为我们总能看到得雨之后他去谢神的记载。这次徐州求雨也不例外。甘霖普降,旱情解除,苏轼照例前往石潭谢雨。归来途中,这组《浣溪沙》乡村风景画问世了。
返回
发新帖
228098
主题数
0982
帖子数
40734
用户数
228098
在线
87
友情链接: